分类信息 人才招聘 即墨房产 即墨团购 即墨论坛
您所在的位置:即墨信息港 > 旅游频道 > 旅游资讯

“江南秘境”松阳,传统村落在这里苏醒

发布:2016/12/5 16:39:22  来源:转载  浏览次  编辑:佚名
 去浙江松阳县,需要从杭州或上海驱车4个多小时,这样的路程一般不会被认为是非常有吸引力的目的地。但近两年,松阳却火的让人惊叹,游人像寻觅宝藏一样络绎不绝。为了一探究竟,在金秋时节,笔者随“知名媒体看松阳全域旅游”采风团走进这个浙西南县城,感受这里的神秘能量。

  古城+古村,成“古典中国”的样板
丽水市松阳县位于浙江西南部山区,因处长松山之南,故名松阳,始建于东汉建安四年,有1800多年历史。全县四面环山,共有一百多座格局完整的传统村落,多集中于四都乡、三都乡、新兴镇等地。中部松古平原为浙西南最大的山间平原。

  黄家大院,现存的木雕均为松阳木雕的上品。
摄影/冯木波
松阳的地理状况,可以用“八山一水一分田”来概括:县城藏在山间的松古平原内、更多的村子和零星的梯田,则散落在周围的山上。相比于那些已经成了旅游热点的江南古镇,松阳的交通不便、以及近年的审慎开发,最终保留住了大量位于山间的传统村落。
松阳这几年能受到外界的关注,也还是要归功于这些山景。在 2013 年 4 月的《中国国家地理》杂志中,一个 30 多页的专题报道将松阳称为“最后的江南秘境”。在实际考察过松阳后,这样的说法也获得了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罗德胤的认可。
“她最大的优势是保存较为完整的传统村落有几十上百个。这些村落大致可以分为两类:平地村和山地村。平地村分布在瓯江上游松荫溪两侧的松古盆地内,以界首、吴弄和山下阳为代表,其建筑质量在浙江省内亦属上乘。不过,由于交通相对便利,松阳的平地村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遭到了比较严重的破坏,大部分已经消失,只有少数得以幸存。”罗德胤表示。
山地村的保存程度要远远好于平地村,松阳入选国家级传统村落名录的村子大部分属于山地村。能有如此大量的村落得以保留,除了交通相对不便的因素外,松阳县领导的及时觉悟是最主要原因。山地村的经济水平和建造水平总体上不及平地村,但是它们借助山形地势和溪流林石的复杂多变,形成了多姿多彩的面貌。山坡高差所造就的可视性又使得这些村落呈现出丰富的立体景观。诸如呈回、横坑、官岭、球坑等规模较大的山地村,其层层叠叠如多级瀑布的壮观景象,确实令人叹为观止。

  松阳百里茶园,不光盛产上好的绿茶,还搭配了顶级设计团队设计的骑行步道和观景台
摄影/郎京汉
松阳的传统村落,除有数量较多的民居之外,一般都会有祠堂和庙宇,还有一个园林式的水口(风水名词,即村口)。祠堂、庙宇和水口,堪称松阳村落的“标配”(实际上这也是江南地区村落常有的配置)。祠堂是宗族组织和儒家观念的体现,是连接上层政治的桥梁。庙宇则是地方信仰的载体,对底层民众来说,是不可或缺的精神寄托。松阳所在的瓯江流域,历史上属于百越之地,盛行巫神崇拜。在接受中原传来的儒家观念之后,这里的巫神崇拜在逐渐规范化和正统化之时,依然保留了底层信仰的特色,神灵繁多,祭祀庞杂。
松阳新县城——西屏镇(今为西屏街道),保存程度相当之好,除大片传统民居和商铺之外,街上保留有12座宗祠和文庙、武庙(即汤兰公所)、城隍庙、天后宫、药王庙、瑞冼夫人庙等建筑。松阳的古镇和古村里,不乏装饰水平很高的民居和公共建筑。建筑装饰主要表现为木雕、砖雕和石雕,是建造工艺水平的体现,也是文化艺术水平和经济发展水平的体现。
在罗德胤看来,松阳在“古典中国”的代表性上虽然比不上江南核心地区的县份,但要素和空间是齐备的。假如时光倒流十几年,“古典中国”的桂冠一定轮不到松阳来戴。但是现在,江南核心地区的传统村镇大多消失殆尽,松阳反倒成了“一号种子选手”。
“云”字号,热了松阳民宿
随着松阳县知名度的提升,游客量也迅速增加。据统计,2014 年松阳全县共接待摄影、写生游客近 50 万人次。而对于曾经要在山上写生十天半个月的美院学生和教师来说,住宿的需求首先被提了出来——古旧的房屋在画上很美,但实际住进去之后,那种潮湿、仄逼的感觉就是另一回事了。
看到机会的村民,逐渐拿出自家闲置的旧房,简单改造后出租出去,到 2015 年底,这类与“农家乐”差别不大的民宿在松阳达到了 169 家。由于依然不太能满足日益增长的游客需求,县政府提出,对于这种利用传统民居的开发模式,每年将给予不少于 3000 万元的财政补助。这个数字虽然不大,但已经接近这些民宿全年的收入总和了。

  松阳当地发达的民宿产业,获得了来自地方政府和各大投资方的支持,
从而使古老村落具备了先进的旅游开发理念,
既使古村落得到整体保护,又能使当地人从中获益,同时还能让来客充分体味民宿之魅。
“过云山居”在这时诞生了。
这本是两栋临着500米山崖的老宅子,如今被修饰成精致、禅意的空间。老板娘廖敏智回忆说,当初在选址方面颇费心思,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风景必须足以在第一时间打动人。在时任松阳县长王峻的牵线下,他们往山里又多走了一些,最终选中了海拔 700 米位置,一年有三分之一时间被云雾包围的西坑村。挑中改造的房子不小,向南圈住了一整片山景;改造了一整年时间,却只做了 8 间房。
最终的效果十分惊艳:一楼的公共空间用上大片的落地玻璃、室外又用钢结构架出了一个落差 500 米的悬空露台;客房内都有通透的露台、使用竹木材质的日式家具,还配了浴缸和智能化设备……总之,极其适合看云、喝茶、发呆。
2015 年 8 月正式开业后,客房定价提到了 900 元以上,却还是要提前一两个月预定。当年入冬之后,这里的平均入住率依然在 95% 以上——这是很多城市中的高星和设计型酒店都难以达到的业绩。
地处瓯江上游的松阳,县域内以丘陵山地为主,盛产茶叶、大米和烟叶,也诞生了一批可以坐观云卷云舒的村落。得天独厚的“云”主题带热了松阳民宿潮:归云居、云端秘境、云中驿站等正在建设或筹划中,年内,莫干山宿盟打造的揽树,及花间堂、隐居引入的项目都将动工。
古村复兴, 找回乡村的灵魂
了解松阳的人,都知道这里有位有文化情怀的县领导,那就是县委书记王峻,松阳的发展离不开他的探索和执着。在他看来,复活传统村落要坚持“活态保护,有机发展”,用最少、最自然、最不经意的人工干预,复活传统村落的整村风貌,复活传统民居的生命力,复活传统村落的经济活力,复活传统村落的优良文化基因,复活低碳、生态、环保的生产生活方式,让传统村落达到“风貌完整、舒适宜居、富有活力、人文和谐” 的“健康态”、“和谐态”。

  松阳大量的古村落至今仍保持古朴的面貌,西坑村雪后景观别致.
只有亲临者才能体验其别样味道。
摄影/叶高兴
“而要达到这种理想状态,关键还得找回乡村的灵魂,文化就是乡村的灵魂。传统村落是巨大的文化遗产宝库,渗透着中国传统的道德教化、礼仪规范,以及各种极具地方特色的民俗风情、手工技艺,蕴含着深厚的历史文化信息,只有让这些文化基因重新注入乡村的母体,乡村复兴才有希望,所有的‘复活’才有依据。”王峻表示。
民宿,不仅在宿,更在于民,“民”就要重视生活的真实性、文化性、持续性。如何结合地方产业、传统文化和特色民俗发展文化民宿,如“红糖工坊+民宿”、“契约博物馆+民宿”、“木偶剧团+民宿”、“茶叶作坊+民宿”,是眼下松阳需要开创探索的。
除了王峻,松阳还结缘了一大批志同道合的人。“2014年至今,我们三次拜访冯骥才先生,向他讨教和交流探讨,他的博士生团队两次来松阳作实地调研和交流。 ”王峻说。
毕业于哈佛大学的优秀建筑师徐甜甜加入了松阳古村落保护修复的行列,她设计的平田农耕馆和手工作坊,获“2015住建部第一批田园建筑优秀作品”一等奖、大木山竹亭获二等奖;设计的大木山茶室和竹亭登上《福布斯》亚洲版的2015年刊底。除了建筑设计之外,她还成立非营利公共平台“现场工作站”,邀请艺术家、设计师和文化人士参与乡村生活和乡村文化交流。
此外,松阳还与北京绿十字在乡村建设方面开展了深度合作。香港大学建筑系主任王维仁、清华大学副教授罗德胤等专家参与了平田、界首等传统村落的保护发展规划与修复利用指导工作。
现在,一大批文化运营的团队也都在松阳开展项目建设。就这么“传帮带”,来了一批理念相近、价值认同的人。他们打造的民宿,已经不仅是休闲居所,更是成为松阳文化的重要载体。
专家、文人说松阳:这里为什么是“最后的江南秘境”?
松阳村落有稀缺的“山水—村落—农田”格局
在江南地区,浙西南古县松阳,受城市化的影响较小,所以其传统建筑风貌保存较完整。浙西南古村落大多具有古朴与原真性,并很难得地保存着“山水—村落—农田”格局。在我看来,松阳地区的一些村落,其原真性、完整性及其遗产价值,可以比肩甚至超过某些“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甚至可以冲击世界遗产名录。
目前,这些村落吸引了部分文人、学者的目光,其行为对传统村落保护产生了很好的推动。但目前亟需要做的是,应该将这些古村落放到世界遗产的视野中进行考察。从现在起,应该杜绝一切破坏其完整性的活动。在“世遗”理念下,我们需要真实、完整地保护古村落,尤其是“山水—村落—农田”的格局。
——阙维民 北京大学世界遗产研究中心副主任
“古典中国”的空间单元
松阳是古典中国”的一号种子选手
前工业化时代,村落是中国基本的社会生产和生活单元。就地区而言,江南的古村落是最能代表“古典中国”的。整个江南地区都完整保留下来在现实当中无法实现,退而求其次,是否存在一个比江南地区小的空间单元,足以当得起“古典中国”之名呢? 如果有的话,这个空间单元最小也得是县,而且县城要保存得相对完整,县域内要有一定数量的保留相对完整的传统村落。
松阳是符合“古典中国”条件的。首先,她最大的优势是保存较为完整的传统村落有几十上百个。松阳的传统村落,除有数量较多的民居之外,一般都会有祠堂和庙宇,还有一个园林式的水口(即村口)。祠堂、庙宇和水口,堪称松阳村落的“标配”(实际上这也是江南地区村落常有的配置)。其次,松阳有一新一老两个县城。新县城即现在的县城——西屏镇,保存程度相当之好。以南直街为核心的历史街区,面积超过了1平方公里。再次,松阳的古镇和古村里,不乏装饰水平很高的民居和公共建筑。第四,松阳的文教事业。长达1300多年的科举历史中,松阳一共诞生了96名进士,其中包括宋代著名词人叶梦得和明代“一门双进士”詹雨、詹宝。这份成绩,放在江南地区不算突出,远远比不上苏州、杭州这些“状元盛地”,但就全国来看,无疑又是比较先进的。
总的说来,松阳在“古典中国”的代表性上虽然比不上江南核心地区的县份,但要素和空间是齐备的。假如时光倒流十几年,“古典中国”的桂冠一定轮不到松阳来戴。但是现在,江南核心地区的传统村镇大多消失殆尽,松阳反倒成了“一号种子选手”。
松阳古村落还原了中国的传统乡村生活图景
松阳县所在的处州(丽水),以及衢州、婺州(金华)等浙南、浙西、浙中地区,是宋明理学思想家活动的主要场所。当朱熹理学在其他地方被压制后,这片深壑溪谷庇护、传承了理学思想。同时,逶迤起伏的丘陵山区有大片符合风水思想的理想村邑的地形,成为明清风水先生大显身手的地方。风水说兴于隋唐,盛于明清,它构建了中国城镇、村落、住宅布局的理想图式。
松阳的大多数村子均呈现出独特的风水格局。风水是否科学,我们不得而知,但统计学告诉我们,明清以来,风水最流行的浙江,培养的人才最多。这些“进士村”、“儒商村”有一个共同特征:符合风水学提出的理想村邑模式。在松阳,我们通过探寻这些蕴含风水思想的古村落,我们可以真正还原过去中国人的乡村生活图景。
——丁俊清 住建部传统民居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原温州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
松阳古村落堪称古典中国的样板
这几年,我走访过丽水的许多古村和老宅,最突出的感受是:松阳县这块宝地,至今完好地保存了古典中国传统的一部分,它是器物的,也是文化的,更与日常生活交织着的。在这些地方行走,我更多感受到的是一种古典中国的醇正气息,一个鸡犬相闻的田园世界。当然,这些画面在别处早已走向式微,甚至破灭了。
对于现代人来说,“古典中国”越来越成为遥不可及的梦。但是,浙西南的山野间保存着这些梦的实体和古典精神,因此我将这方水土视为“古典中国的样板”。独特的人文气息,早就融进了当地人们的日常生活。古人有云:“浙东贵专家,浙西尚博雅。”在浙西南,我们仍可以看到一种与速度、嘈杂不相干的风雅生活——它只与人们内心的宁静相关。
——赵柏田 作家、文化学者
松阳是“素面江南”的最后领地
客观地说,浙西南长期以来只是江南文化圈的边缘。但是,在苏南、浙北、上海地区,江南的底色早已褪去。此背景下,松阳古村落的意义凸显,几乎可以被视为“素面江南”的最后领地。以松阳县西屏镇为例,这里有浙江省最完整的明清街市,人们至今仍按传统模式生活着:每家老店都正常开门营业,采药、割松香、打铁、箍桶、钉秤各种老行当依旧正常运转。类似的老街、老村、老寨在浙西南数以百计,绝大部分保持着未加修饰的本色。
我的家乡永康位于浙中,当地东阳卢宅、兰溪诸葛八卦村等古村落虽各有特色,但都充斥着自命不凡的傲气。在松阳,古村更多呈现的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状态,即便豪华如黄家大院,门户设计仍保持着亲切、质朴的风格。
——郑骁锋 独立写作人、著名历史散文作家

相关文章

 
赞助商推广链接
图文头条
Copyright © 2003-2009 Qdjim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