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信息 人才招聘 即墨房产 即墨团购 即墨论坛
您所在的位置:即墨信息港 > 灵活调用类 > 即墨相关

即墨女留学生日本遇害 妈妈讲述度日如年26天

发布:2016/11/30 10:28:15  来源:转载  浏览次  编辑:佚名
 

见到从日本赶来的徐静波,江歌母亲泣不成声。



  半岛记者 朱艳丽 景毅 

  家住即墨的江宛秋给自己的微信名取做“胡杨女人”。她崇尚坚强执着的胡杨精神。“生活可以把我压弯,但压不断我。”在过去的20多年里,她独自抚养女儿江歌长大成人,并在去年以一己之力帮助女儿实现出国留学日本的梦想。生活里无论遇到多大困难,江宛秋从未被打倒过。她说,女儿江歌就是胡杨树的韧带,支撑自己一路走下来。但是现在,一切希望和盼头都没了。 

  “你的命不是你自己的” 

  11月28日下午,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带着34800元爱心捐款来到即墨。同行的还有青岛凯丰国际金融广场的负责人,也带来了1万元慰问金。 

  11月3日凌晨,青岛留日女生江歌在日本东京中野区的住所附近遇害,引发社会关注。不久前,徐静波在微博上发起了向江歌家属捐款的活动。 

  “江歌是不喜欢给任何人添麻烦的人。但是她死后,却给这么多人添了麻烦。”江歌母亲江宛秋被人搀扶着走进来,礼貌地表达完谢意,哭得撕心裂肺。在场者无不动容。 

  熟悉江歌的都知道,她是个惹人怜爱的丫头。她1岁半时父母离异,在后来的23年里,父爱缺席了江歌的成长,但母亲给她撑起了一片天。为了供女儿读书,江宛秋到集市上卖过衣服、开过超市。江歌高考后去威海读专科,后来又自考到曲阜读本科。去年4月,江宛秋卖掉旧村改造后分来的两套房子中的一套,凑够了20万元保证金,帮助女儿实现了到日本留学的梦想。 

  “别看江歌高中成绩一般,但后来发展非常棒。可以说是他们这一批里最优秀的一个。”江歌的高中老师梁启友的说法并不夸张。在日本,很多人都要读一两年的语言学校,江歌只用了半年就考取了日本成蹊大学,今年1月又考取了日本法政大学的管理学研究生。 

  这是江宛秋的骄傲,但她更在意的是女儿的安全。她常跟江歌说,妈妈不求你有多大的成就、有多优秀。“我要你首先保证安全,第二要健康,第三是快乐,第四才是学习。” 

  她也总是跟女儿说,“你好好的,因为你的命不是你自己的。假如你出现什么意外,妈妈不活了,姥姥也不活了。你身上牵着三条命。”江歌总是开着玩笑安慰母亲,“我是猫咪有九条命,死不了”。 

  母女俩一个在即墨,一个在日本,相隔千里,每天都会保持联系。“江歌知道我一个人在家,不放心我,我不放心她,每天都联系,一天不落。要么文字,要么语音,我每天晚上等到她进门回家才能安心睡觉。” 

  就在女儿遇害前的那一通电话里,江歌还在劝慰她:“妈妈,以前是你给我和姥姥撑起了一片天,以后我也给你和姥姥撑起一片天。”还有一年半,江歌就要研究生毕业了。江宛秋即将看到人生中难得的曙光。 

  接到电话以为是骗子 

  江宛秋和女儿最后一次联系结束在11月3日凌晨0时8分。当时,结束同学会的江歌正在住所附近的公交车站等刘鑫回家。 

  对于与江歌同在日本留学的青岛女孩刘鑫,江宛秋并不陌生。此前,江歌和刘鑫在同一所语言大学读书,分在同一个宿舍。今年3月,刘鑫和江歌结伴赶赴日本,江宛秋还因此认识了同来青岛机场送行的刘鑫父母。今年8月,江宛秋去日本探访女儿,还帮刘鑫父母为刘鑫捎去了东西。今年9月,刘鑫搬到江歌的住所与其同住。 

  在语音聊天时,江歌向母亲简单解释了等候刘鑫一同回家的缘由。11月2日下午,刘鑫在家里遇到前男友陈世峰骚扰,打电话让江歌赶回家将其赶走。江歌想要报警,但被刘鑫拒绝了。“江歌在电话里跟我说,她回家朝刘鑫前男友吼了几句。江歌让他走,陈世峰说‘凭什么管我’。江歌回了句‘你在我家门口逗留,我凭什么不能管你’,就把他赶走了。” 

  江宛秋回忆,为了回家驱赶陈世峰,江歌还因此耽误了上课。“后来,江歌和刘鑫一起走了。江歌去上课,刘鑫去打工。陈世峰一直跟踪到刘鑫打工的地方。” 

  江宛秋和女儿的通话一直持续到她和刘鑫在公交车站会合。“江歌说,‘我们吃的馄饨,打包回来的馄饨。’刘鑫说,‘今天晚上我们可以吃馄饨了。’” 

  但次日中午,江宛秋再次联系女儿江歌时,却联系不上了。这种情况从来没有发生过。“太不正常了。”江宛秋越想越害怕。 

  11月3日下午5时许,江宛秋接到了大使馆的电话,还是不敢相信。她一遍遍地给女儿发微信,“闺女你急死我了,你到底在哪里啊。” 

  江宛秋也多次尝试联系刘鑫,但未能联系上。她找到了刘鑫父母。“她爸妈把我拉到我们村支书家里。我们村支书也不相信大使馆的电话,说‘不可能,肯定是骗子’。我给刘鑫发短信她不回。她妈妈给她发信息回了。”江宛秋回忆,在刘鑫与其父母视频时,她把手机抢了过来。 

  “刘鑫看到我的脸,眼泪下来了。我说‘刘鑫不要哭,赶快告诉我江歌在哪里’,刘鑫说‘在医院’。我说‘是死是活’,刘鑫说‘不知道’。”江宛秋这才知道,大使馆打来的电话是真的。 

  江宛秋设想过女儿在日本遭遇不幸的多种可能:“也许被绑架,也许被限制自由,也许被诈骗,我就想到这些。真没想到是这个结果。” 

  “就这样说没就没了” 

  江宛秋恨不能立刻见到女儿。 

  11月3日得知消息的当天晚上,她把家中82岁的老母亲托付给侄子,委托村支书把家中唯一的一套房子卖掉。“可能倾家荡产,我都报不了这个仇。我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没能力回来了。” 

  安顿好这些,江宛秋一夜没合眼,急得团团转,不知向谁求助。11月4日凌晨3时开始,手足无措的江宛秋在微博上发布女儿被害的消息,希望借助网友的力量督促日本警方尽快破案。 

  “您好,我是11月3号凌晨在日本东京遇害的留学生江歌的妈妈,请您发动所有留学生督促警方破案,给江歌一个公道。”凌晨3时42分、3时52分、3时55分、3时58分、4时8分……江宛秋接连转发十几条微博,一遍又一遍地在微博上求助。 

  信息扩散过程中,越来越多的网友被江女士的遭遇触动,加入到转发的阵营中。有的网友写道:“没有人脉,语言不通,不懂网络,没有抱怨,没有咒骂,一遍又一遍转发大V的微博加上女儿被害的消息,希望引起人们的注意,希望有人能够帮助她,笨拙得让人心疼。” 

  11月4日一早,江宛秋到日本驻青总领事馆办签证。“青岛外事办赶紧协调,全部是绿色通道。机场也是绿色通道,所有事情都非常顺利。”当天13时40分,江宛秋乘飞机飞往东京。 

  她到日本的第一时间,去警署看了女儿。“她躺在太平间已不是我昔日活泼可爱的女儿了,撕心裂肺的痛不知该怎么说,24年啊,我一个人千辛万苦把她培养到研究生,就这样说没就没了,我毕生的希望没有了。”江宛秋看到女儿那一刻,崩溃了。她幻想着,孩子只是受伤了,“你快活过来吧。” 

  “喉咙多处刀伤,刀刀毙命,哪怕你给我打瘫了打折了,留她一条命,我来养着她也行啊,为什么给我一点儿不留啊。为什么那么凶残啊。”她不敢看女儿完整的尸体,知道自己承受不了。“我特别想马上陪着我的小歌子,理智告诉我,我不能倒下,我倒下之后就没人给她申冤了。” 

  女儿火化前,江宛秋给女儿穿上了她买的一件羊绒大衣。那是女儿去年赴日前买的,900块。“我觉得女孩子大了,喜欢打扮打扮她,而且毕竟是出国嘛。我没经过她同意,拿回家她穿着很合适。她坚决不想要,说妈妈你退了去吧。” 

  这是江歌这辈子穿过的最贵的一件衣服。 

  路还有多长? 

  按照江歌的意愿,她是想留在日本发展的。“她喜欢日本,但会为了我回来。”这一段时间,江宛秋常常想起自己与侄子的那段对话。侄子问她,如果江歌不愿意回国怎么办?“我说你放心,我有一个绝招对付她:亲情绑架。”江宛秋说,女儿心疼她,知道她胃不好,总是怕她不按时吃饭。 

 
  “只要江歌跟我犟嘴或者不想听我话的时候,我会说我不吃饭了。她都会乖乖地说,‘求你了,你快吃饭吧,我都听你的’。” 

  江宛秋原本信心满满,自己一句话女儿就能回国。可是,这已经不可能实现了。 

  现在,江宛秋想做的,就是尽快为女儿讨个公道。目前,犯罪嫌疑人陈世峰已经被日本警方正式逮捕。江宛秋希望尽快飞赴日本,着手诉讼事宜。不过,她还在为签证问题发愁。另外,即使到了日本,诉讼之路有多长,是否会遇到更多的坎坷,还是一个问题。 

  不过,江宛秋知道,她不是一个人在努力。“下飞机那一刻,看到那么多陌生人举着我的名字的接机牌,我感到了些许温暖。从那一刻开始,陆续有好心人给我各方面帮助,江歌毕业的语言学校老师同学们、在读大学的老师同学们、在日山东同乡会、有志者美丽爱心公益群、在日华人圈、四川麻辣烫老板发起的爱心群,是国内外的诸多好心人和日方警察的努力给了我坚持下去的力量。”江宛秋在微博上写道,在遭遇人生最大不幸时,我感受到了人间的温暖。我只可惜,我的女儿还没来得及充分感受这份温暖。 

  从事发至今,在网络上,一直不乏指责刘鑫的声音。11月29日下午,记者辗转联系到刘鑫的父亲。对于网上的一些评论,刘父表示很多都是胡说八道,这些评论给女儿和他们家庭带来很大压力。而对于行凶者的身份问题,刘父称女儿并没有隐瞒,随即便挂断了电话。记者本想了解更多疑问,但随后多次拨打对方电话均被挂断。 

  与徐静波一行见面时,江宛秋找出了女儿手机里的一段日语演讲视频。那是江歌11月1日录制的,距离被害仅有两天。一如往常,女儿活泼自信。“她在演讲里说,‘我的梦想一定会实现。’”徐静波翻译说。 

相关文章

 
赞助商推广链接
图文头条
Copyright © 2003-2009 Qdjim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