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信息 人才招聘 即墨房产 即墨团购 即墨论坛
您所在的位置:即墨信息港 > 灵活调用类 > 即墨相关
分享到青岛微博

福建首虎徐钢的政商道:在商人酒窖上班

发布:2015-4-21 10:59:01  来源:转载  浏览次  编辑:佚名
 

    4月1日,六井孔一幢4层建筑。泉州多名干部称,2010年下半年,徐钢每周至少三天的下午在这幢建筑的地下酒窖。

    4月1日,泉州北门街的六井孔音乐文化创意产业园。六井孔主打餐饮娱乐项目,泉州一些官员认为这与文化创意产业难有关联。

    3月30日,泉州新门街附近的T淘园。徐钢在泉州市委书记任上将与他交往密切的商人引入泉州古城区开发文化创意产业。

    “福建首虎”徐钢的政商道

    任泉州市委书记时与商人“走太近”,涉利益交换被举报;涉为亲属谋利

    3月20日,福建副省长徐钢被中纪委通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成为十八大后福建第一位落马的副省级官员,被称为“福建首虎”。

    福建省纪检部门知情人士透露,2008年至2013年徐钢在泉州市委书记任上的一系列举措,是他落马的主要原因。这一说法也被福建省发改委、泉州市委多位退休干部认可。

    徐钢在泉州的五年时间里,力推泉州创建全国文明城市、打造海峡西岸文化名城。但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徐钢在铁腕推行基建项目的同时,也将与他私交甚笃的地产商引入泉州古城区核心区域,开发文化创意产业园。在创城时,还涉嫌向亲属利益输送——徐钢的弟弟承建了极富争议的市政工程。

    “他的仕途成于泉州,也败于泉州。”福建省一名副厅级干部如此评价。

    福建泉州多位副处级以上干部对新京报记者证实,徐钢被调查的消息公布还不到两小时,相关办案人员就收走了牵涉徐钢的多家企业的账本。

    3月22日,徐钢被中纪委官网通报接受调查两天之后,一直跟随徐的陈姓司机在朋友圈中贴出一张全家福,叮嘱妻子照顾好儿子和父母,随后在福州的家中尝试自杀。他在泉州市委司机班的朋友说,邻居发现之后拨打120,其就医出院后就被办案人员带走。

    从2014年春夏之交就开始在泉州官场流传的徐将落马说法,成为了现实。

    福建省国资委一处级干部说,去年3月到5月,中央第九巡视组巡视福建期间,徐钢被巡视组叫去问话,虽然不到半个月就照常上班,“但是人明显受到了影响,非常低调。”

    泉州市司法系统一名官员还透露,当时,徐钢任泉州市委书记期间交往密切的几个泉州商人被带走问话。泉州官场传言徐将落马。

    其中,徐钢曾主推的文化创意产业园中一个项目投资人“消失”两个多月后出现,便极少露面。与该投资人有过合作的一位晋江商人说,其曾透露徐钢在他经营的酒店持有暗股。

    今年1月底福建省两会期间,一位与徐相熟的记者注意到其情绪低落,而且没及时刮胡子。他说,在省两会这样的公开场合,徐的形象与此前相去万里。

    徐钢被通报接受调查前后,和他交往密切的两名泉州官员先后被宣布判刑、接受组织调查。福建省纪检部门人士透露,除了涉嫌与官员利益交换,徐钢事发与其在泉州力推创建全国文明城市、打造海峡西岸文化名城过程中与商人交往“过界”密切相关。

    与商人交往过密

    交通厅前同事称,徐钢的亲弟弟主做为基建项目供应沥青的生意,另一位亲戚在做筑路机械的生意,“这在交通系统不是秘密”

    在任泉州市委书记之前,徐钢已在省城福州做了近五年厅级干部,先后任福建省交通厅厅长、经贸委主任、国资委主任。他给周围人留下的印象是“低调”。

    徐钢在交通厅的一位前同事说,徐钢在任交通厅厅长时,“会议上发言很简短,除非迫不得已,极少表态。此外,性格有点孤僻。”

    徐在福州任职时,已传出有家人经商。这位交通厅的前同事称,徐钢的亲弟弟主做为基建项目供应沥青的生意,另一位亲戚在做筑路机械的生意,“这在交通系统不是秘密。”

    这位同事回忆,因先后在要害部门任主官,徐曾对弟弟提出两不准:做生意时不准与老家人士交往、拿项目时不准提徐钢的名字。

    其还说,此前徐钢在莆田当副市长时,通过他老婆(莆田籍)认识了不少莆田商人。

    2008年4月,徐钢调任泉州市委书记。在福建官场,GDP总量一骑绝尘的泉州历来被官员们视为升迁的“政治福地”。

    到了泉州,徐钢与商人交往曾引起不小的震动。

    2008年下半年,泉州石狮市一家典当行的蔡姓老板借给莆田市一位商人2000多万元的高利贷。当年底,双方因还钱事宜发生纠纷。

    一位和该老板认识的人士告诉记者:后来蔡求助于泉州市相关部门,却很快先后被以涉黑、涉嫌非法经营公开调查。蔡托人打听,得知莆田商人是徐钢的朋友,对自己调查的指令也出自徐。

    当时负责此事的泉州市一名处级干部找到蔡,表明不愿结怨闽南商帮,让蔡写好检举材料,并通过一个中间人转交到北京一位领导手中。这名中间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北京的领导拨通福建省一位领导的电话,托他询问徐钢对此事的明确态度。

    该中间人说,后来徐钢对福建领导提出向北京领导直接汇报,但被拒绝,“他只是提醒徐钢,作为主政一市的书记,不要太张扬,办事要有分寸。”

    此后,对蔡的调查停止,莆田商人也归还了本金。

    地下酒窖里“上班”

    泉州一位处级干部的秘书说,2010年下半年,每周至少3个工作日的下午,徐都是在亲近商人的酒窖中度过的

    福建省发改委一名要求匿名的官员说,徐在泉州主政,先后提出破解“熟人经济”、建设两个“陆家嘴”的发展思路。但在他看来,这些思路不切实际。

    该官员说,徐本人也意识到操作的难度,这两个提法更多停留在文件中,他花大力气推动的,是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并再次传出与商人交往过界。

    与徐搭档过的一位泉州退休干部说,2009年年底,徐就提出将泉州打造为海峡西岸文化名城,在徐的推动下,泉州正式通过了《关于加快文化产业发展的意见》。

    这位干部说,当时“一个姓郭的老板带着徐钢在老城区转,指着老厂房说可以开发。”当时泉州市政府负责意见落实的一位干部说,郭姓老板的方案是建酒吧、KTV和电影院,与文化创意关联度较低,“汇报上去,徐书记通过了。”

    2009年12月,位于泉州市鲤城区原泉州机电厂,占地面积5700平方米的六井孔音乐文化创意园开工。公开资料显示,该项目开发商为福建省华门零零玖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门零零玖),郭姓商人是自然人股东之一。

    一位要求匿名的专家对记者说,1982年,泉州即被国务院列为首批历史文化名城,而六井孔位于泉州古城区核心区域。开发之初,泉州市即规定开发时须保留旧有的厂房、办公楼结构与阁楼基本结构,仅对建筑外部、内部进行必要的改造、修补、装饰。但开工之后,这个地块上的建筑全被拆除重建。

    “我们托人去问徐书记,搞政绩搞面子我们理解,但是泉州那么大,为什么非要在古城区核心地带搞?徐书记说这不是为了他的面子,是为了泉州的面子。”该专家说。

    曾在郭姓商人身边工作的一位人士说,不仅是选址,徐在施工许可上也为郭姓商人开了绿灯。“开工没有许可证,徐钢打电话给他解决的。”该人士说。新京报记者从鲤城区建设局获悉,六井孔取得施工许可证的时间是2010年12月,是其真实开工时间的一年之后。

    该人士称,为对徐表示谢意,郭姓商人在六井孔一幢四层建筑的地下酒窖内为徐建造了套房,供徐办公。他说,酒窖接受私人藏酒,很多商人想尽办法在这个酒窖中藏酒,以品酒为名结交徐。

    泉州一位处级干部的秘书说,2010年下半年,每周至少3个工作日的下午,徐都是在该酒窖中度过的。

    4月5日,酒窖所属建筑的租赁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地下酒窖最晚在2012年就已被郭姓商人转出,此后一直被当做仓库使用。

    4月20日,记者拨通该商人手机,他称自己不认识徐钢,否认为徐钢在地下酒窖建套房,并称“有人乱讲”。他拒绝了新京报记者面访的要求。

    亲弟卷入市政改造

    泉州前市委常委称,当时常委会反对换植,认为涉嫌浪费财政。徐钢对反对意见一概不理,常委会无计可施,只好通过其提议

    作为创城的另一张牌,徐钢在主政泉州期间的另一项“政绩工程”——争创全国文明城市中也展现出其强势作风。这项工作中,也传出徐钢为亲属谋利。

    公开资料显示,徐钢到任前,泉州争创全国文明城市已超过10年。一位曾在泉州市文明办工作过的人士说,徐上任之初对争创一事并不重视,直到2010年下半年泉州城主要道路“白改黑”,“徐书记在会上说,机会来了。”

    2010年下半年,按福建省统一部署,泉州市15条主要道路将由水泥路改造为沥青路,俗称“白改黑”。泉州地标刺桐路就是其中之一。

    当时在任的一名泉州市委常委说,徐提出将刺桐路拓宽为8车道,“一些常委反对,认为拓宽工程资金需求太大,建议暂缓。”但徐对反对意见置之不理。

    在泉州一家工程监测机构工作的林子冬,参与了刺桐路拓宽工程的验收工作。他介绍,徐主导的拓宽工程名为拓宽,实为新建。按照“白改黑”要求,施工队挖开水泥路面后只需铺设沥青,但事实上,施工队还打掉了路基重建,“刺桐路使用多年,路基已经沉降,很坚固,完全符合使用条件。”

    福建省发改委、泉州市委两名干部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时为刺桐路改造供应沥青的,正是徐的弟弟。

    前述常委说,他本以为拓宽工程后就不会再有动静,但很快徐又提出刺桐路景观改造工程,要求将栽培已久的柳树全部清除,换植香樟。

    “我们在常委会上就反对,柳树已成活,换植有浪费财政之嫌。”他说,徐对常委和民主党派的反对意见一概不理,常委会无计可施,只好通过徐的提议。

    泉州一名副厅级干部说,在泉州大搞道路拓宽、景观改造工程的过程中,泉州城建系统一名官员因公开反对徐的一些做法被免职,之后调入政协,任一个闲职退居二线。

    被调离官员出身城市规划专业,是专家型干部,而且是年富力强的民主党派成员,上述副厅级干部评价。

    欲毁古建被举报

    部分老干部“怕他对古城区盯着不放”,开始写信举报,一位老干部列举了徐钢在古城区开发文创园的关联商人

    时至今日,参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泉州申请历史文化名城申办工作的陈祖徽,仍对平原溪在徐对刺桐路的改造中被路面遮盖一事耿耿于怀,“当时托人向他提过,把平原溪改成暗河就破坏了整体景观,明显是不懂城市规划,他没理。”

    泉州一位处级干部说,有干部实名举报徐违反党内民主,纪委还找过该举报干部问话。

    这次风波过后不久,一次福建省人大代表选举大会上,按惯例,市委书记一般高票当选,但在泉州参选的代表中,徐的票数只排在中间。他说,在离开会场的通道上,徐向身边的工作人员抱怨,“泉州人为什么这样对我?”

    泉州一名退休副厅级干部说,徐钢工作中的强势作风,及与地产商屡屡传出权钱交易的传言,逐渐引起一些泉州籍老干部的不满。

    泉州城建系统一位退休处级干部介绍,六井孔和T淘园建成后,就有泉州籍老干部向徐转达过保护古城区的意见。但在2012年,徐又力推开发古城区核心地带的西街。

    规划方案送到泉州城市规划建设专家顾问组,专家们才得知,徐的方案,是想把这条从宋代就已繁荣、目前泉州市区保存最完整的街区推倒,建成博物馆和娱乐消费项目。

    一位专家回忆,当时专家组联名反对该方案。

    这位专家说,但反对的文件石沉大海,徐积极筹备重建后的西街招商问题,直到一位福建省领导在西街考察,在现场提出应采取保护措施,徐才不得不作罢。

    泉州一位退休副厅级干部介绍,部分老干部“怕他对古城区盯着不放”,开始写信举报。一位老干部列举了徐钢在古城区开发文创园的关联商人,向上级举报3年前,建文创园时,未取得施工许可证就开工建设。

    2012年,在泉州一次老干部座谈会上,徐主动谈及被举报一事。当时参会的一位老干部回忆,徐很生气,说泉州有“叛徒”举报他是大老虎,“如果不是我的身份还在,我就要和你单挑。”

    被指涉官员贪腐案

    福建省纪委公布对颇受徐重用的官员立案的消息,已升任副省长的徐钢通过各种渠道往泉州放风,说自己不会有事

    泉州司法系统一名干部说,早在2012年底,泉州官场就风传徐将落马。当时,徐重用的泉州市南安市市委书记骆国清卷入一桩贪腐案。

    与骆相熟的一名退休处级干部说,2012年福建纪检部门查办南安腐败案期间,骆担心受贿问题败露,不止一次找到徐钢。此后,骆国清安全过关。

    泉州市政府一名要求匿名的在职干部说,当时泉州官场风传骆向徐打点过,金额有400万、1100万两个版本。

    2012年5月骆国清卸任南安市委书记,时任石狮市长、市委副书记黄南康接任。

    曾在泉州市人大工作过的人士说,徐、黄二人本就沾亲带故,徐上任后对黄也多有提点。

    徐钢任期内的2009年5月,黄任石狮市代市长。在泉州,石狮长期占据GDP第二的位置,知名企业众多,黄成为这座民营资本重镇的核心决策者之一。“重用的意味已经很明显了。”该人士说。8个月之后,黄即转为石狮市长。

    前述泉州司法系统人士称,黄在南安市委书记任上与当地商人来往密切,一度同时在20多家民营企业中持有暗股,并多次向徐打点。

    2013年8月,福建省纪委公布对骆立案侦查的消息。泉州侨联一位人士说,骆被调查后,已升任副省长的徐通过各种渠道往泉州放风,“说他不会有事。”

    但关于徐行将落马的传言仍愈演愈烈。

    今年福建省两会前夕的1月9日,福建龙岩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判处骆国清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0万元,追回赃款共计909.3万元。判决书显示,骆多次接受商人贿赂,还非正常干预干部任免。“徐钢看到判决结果,半天没说一句话。”在徐身边工作过的人士说。

    在徐钢被通报落马18天之后的4月8日,福建省纪委监察厅网站通报泉州南安市委书记黄南康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福建省纪检部门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徐案仍在“深度发酵”。

    回顾徐在泉州五年的施政经历,一个退休副市长说,他从未想到“普通”的徐钢会给泉州官场带来如此震动。就在2008年年底,徐就任泉州市委书记不久的一次老干部座谈会上,一个退休副市长问徐,卸任时希望泉州如何评价他?当时徐有些心不在焉地说,“一个普通的市委书记。”

相关文章

 
赞助商推广链接
图文头条
Copyright © 2003-2009 Qdjim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