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sd的个人空间

信息量146

特朗普与普京相见时难别亦难2017/11/14 8:44:54

不知从何时起,双边会晤成了多边峰会舞台上的重要戏码,谁见谁、何时见、怎么见,慢慢成为大家的关注焦点。

自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俄美关系已沦落到了如此地步——普京与特朗普在多边场合能不能见上一面都成了大问题。普京与特朗普“见与不见”,俨然成为人们观察俄美关系走势的窗口和风向标。

预热:俄美双方有温差

越南岘港APEC峰会前,俄美都曾主动、有意识地为这次磋商中的两国总统会见预热。11月2日,特朗普在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频道采访时说:“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访问。我可能会与普京会晤,这很重要。俄罗斯能在朝鲜和叙利亚问题上帮助我们,我们还需要谈一谈乌克兰问题。”

随后,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表示,不排除普京总统与特朗普总统在越南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会面的可能性。佩斯科夫特别强调,俄美领导人任何形式的接触,对所有国际事务都具有不容低估的重要性。

11月7日,佩斯科夫又强调,普京和特朗普将在APEC峰会期间讨论朝鲜问题。他透露,普京与特朗普在APEC会议期间有可能就最紧迫的问题举行会晤,会晤细节还在磋商中。11月8日,俄外长拉夫罗夫表示,俄总统普京已准备好在2017年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五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同美国总统特朗普会面,具体时间将在两国领导人日程确定后通知有关各方。11月9日,俄总统助理乌沙科夫也表示,俄罗斯总统普京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将于11月10日在越南APEC会议期间举行会晤。

但美国国务卿蒂勒森随后却表示,特朗普与普京是否举行正式会晤还未定。

尽管美俄高层对这次“可能的会见”明显有“温差”,但观察家们的口味还是被双方暧昧的表态吊了起来。

同框在集体场合

然而,就在预期中的此次俄美元首会晤进入“读秒阶段”之时,特朗普与普京能不能见面会晤,却突然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11月10日,白宫新闻主任莎拉•桑德斯突然表示:“由于双方的日程冲突,(特朗普总统)与普京的会面从未被确认,也不会发生。”这一突如其来的“官方小消息”,让众人对期待中的俄美元首会晤变得一头雾水。

此时,俄总统新闻发言人佩斯科夫依然坚称:“两国礼宾部门还在沟通之中,但美方传来的信息是彼此矛盾的。无论如何,两国总统在峰会上总会碰面的。”很显然,佩斯科夫话中已经流露出几分无奈和几许不甘了。

终于,“二普”还是在岘港见面了,不过是在集体场合。在APEC领导人拍“全家福”时,普京到得比较早,特朗普较晚出现。特朗普“凑巧”被安排在挨着普京的右侧位置,找到自己位置的特朗普与普京很自然地顺势握手微笑,但两人“秒见”后便“闪分”了。对此,俄罗斯联邦委员会议员普什科夫评论道:“美俄两国领导人的见面,创下了史上最短纪录。很显然,特朗普总统没有准备好。这对双边关系而言并不是好消息。”

另据俄媒体报道,普京和特朗普在去拍合照的路上曾有过简短交谈。俄总统发言人佩斯科夫透露:“在短暂的交流中,特朗普和普京总统称赞了关于叙利亚问题的联合声明。”俄媒体称,这个声明是俄美双方专门为两国元首在越南的峰会准备的。

现场目击人士称,在合照后的晚宴上,普京和特朗普尽管坐在邻桌,但两人并没有任何交流。俄方事后还在强调,“两国领导人在峰会期间会见的可能性依然存在”;但白宫官员称,由于美国领导人日程的原因,“美俄两国领导人不会再相见”。

相见不如怀念?

特朗普和普京这次只是在集体场合“秒见”,情景与众人的期待大相径庭,人们又开始纷纷猜测俄美元首“爽约”的原因。

有记者请拉夫罗夫给个说法,拉夫罗夫没好气地说:“特朗普总统说他想与普京总统见面,但他周围的人是怎么弄的,我不知道,你去问他们吧!”据悉,拉夫罗夫与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APEC峰会期间举行了简短双边会谈,但双方尚未透露任何细节。

俄《生意人报》随团报道APEC峰会的记者11月10日从俄罗斯代表团内部打听的消息称,俄美双方为这次在越南岘港的两国元首会见准备了很长时间,最终就剩下“何时见”和“在哪儿见”这两个技术性问题了。这位消息灵通人士透露:“可是一切一下子就坍塌了。美国人建议在他们的地盘,即他们的官邸内举行双边会见,并强调这是他们唯一可接受的方案。”

上述消息人士对《生意人报》记者强调:“这当然是蛮横无理的!按礼宾惯例,这次会见应该在我们的主场举行。俄美元首在德国G20峰会上最后一次会见时,也是我们去见他们的。 ”此人还表示:“美方提议的时间也很不方便。我们说,应该寻找其他方案……通常我们也是这样做的。今天(10日)晚上的招待晚宴大约22时结束,所以,我们准备在晚宴后立即会见,哪怕谈到凌晨1时或2时。但这个建议也泡汤了。”于是,“现在就剩一个方案了:他们的地盘、他们的时间。我们根本没有回复美方这个提议。”

显然,即便俄方非常期待通过两国元首峰会让俄美关系“峰回路转”,但普京不想为了与特朗普会见而低三下四、委屈求全,更不想给人一种“屈尊求见”的嫌疑。如果不能平等相见,那就只能索性不见了。

俄美总统为何总是相见难

俄美元首计划中的这次会晤,眼看着就要“泡汤”了,普京与特朗普又错过了一次好好谈谈的机会。外人很难算出两人心理的阴影面积。

我从俄罗斯总统官方网站上查询到的信息显示,自特朗普当选以来,普京和特朗普分别于2016年11月14日、2017年1月28日、4月4日、5月2日通过四次电话,两人通了3次信,正式会晤了1次。但俄美关系并未理顺,也未出现俄罗斯人期待中的“柳暗花明”。

世人皆知的是,特朗普自从当选后,一直被“通俄门”困扰,“通俄”俨然成了他的原罪。共和党曾想用“围魏救赵”的战术对付民主党,似乎也未得手。特朗普“通俄门”的调查非但未能戛然而止,反而是步步紧逼。

目前状况是,共和党和民主党同陷“通俄门”:一桩是新案,一桩是旧案;一桩准备定案,一桩准备翻案;一桩直指现任总统,一桩指向前任总统。民主党与共和党都搅进了“通俄门”这扇旋转门。到底是谁在“通俄”?或者是大家都“通俄”?在“通俄”问题上,民主党与共和党是“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还是“五十步笑百步”?这让“通俄门”这部连续剧猛料不断、高潮迭起,至今依然没有谢幕的意思。

无论是特朗普侧近人士疑似“通俄”,还是奥巴马内阁成员涉嫌“通俄”,都有一个共同的主角:俄罗斯。也就是说,除非这两桩“通俄门”都被证伪,只要有一桩“通俄门”被证实,那么俄罗斯都难脱干系。显而易见,俄罗斯在美国国内党派之争中不管是“中qiang”还是“躺qiang”,俄美关系无疑都是美国内斗的牺牲品。

内政决定外交,外交是内政的延续。俄美外交和俄美关系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即“钟摆效应”:在强硬与收缩、僵持与灵活之间徘徊反复,随时、随势、随事、随人而变,但基本上仍处于一定范围之内,属于理性的可控状态。这其实也是两国领导人的传统默契。但从目前的情形看,俄美关系被美国内政绑架了,而且捆得死死的,让特朗普总统在处理对俄关系时显得力不从心。

普京与特朗普在此次APEC峰会上的“秒见”或擦肩而过,可谓是: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叶氏到死梦方醒,苏联成灰泪始干。普京但愁初心改,握手浅笑无寒暄。岘港此去无多路,通俄门外情何堪。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留言反馈
个人空间相关信息由系统索引库每15分钟定时更新同步,非实时数据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