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贴回复
返回列表1

查看:9879     * 贴子主题:【原创】《一棵树的适者生存》

帅哥:一品江南



积分:3994
注册:2014-07-04
沟通:
Post By:2017/11/23 9:48:14
这是一棵普通的槐树。

长在老家屋子东侧的一方小园里,二三十年的树龄,成年人大腿粗细,略带歪曲地向上伸展。平日默默慵懒伫立着,并不为人太多注意。但发生于树下的事,它都一览无余。

这棵槐树属于开花的那种,花期在每年“五一”前后。盛放的时候,一串串嫩白晶莹的花簇挂吊在枝叶间,像贵妇摇曳的耳坠。密密匝匝、层层叠叠的,整个树冠似笼罩在一大团棉絮中,散溢的幽香远远就能闻到。
                                                                                   
如若是个女人,有这样的风姿韵味,定是引以为傲的,定会让人艳羡不已。但对这棵树来说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因了这姿色,它每年都要经历一段灰色难熬的日子,遭受痛彻肌骨的中伤。

不论人还是物,太过光鲜,不掩锋芒,往往会成为“众矢之的”。

村人大都嬖爱槐花——不是看,而是吃。包包子,烙成饼,煲成汤……可做的花样很多。只要节气一到,这棵槐树上刚露出花苞,老老少少便擎着长杆短棍、提着大筐小篓从四面围拢而来,你争我抢地折摘。一边互相打趣着,谈笑着,嬉闹着,仿佛在参加一场盛宴。一拨接一拨,轮番上阵,乐此不疲。

要是仅把树上的花采撷下,而不殃及枝叶,倒也没什么。事实是,没人把自己的行为约束在这一规则内,而是毫不怜惜地对这棵树加以虐待。或许觉得一朵一朵摘不过瘾,太费事,于是有的一不做二不休,干脆直接把花多的枝干硬生生折断,然后再把花撸下来,树枝扔弃一边。更有甚者,从家找来斧、锯等杀器,借助梯子、凳子,把更粗的枝干砍下或锯下,毫无怜悯之心。

在一棵树身上,人的“凶”和“贪”暴露无遗。

经过一番近乎“斩尽杀绝”的扫荡,“劫掠者”个个盆盈钵满,以胜利者的姿态打道回府,这场“浩劫”宣告结束。只留下一地断枝残叶和树身上一处处露着犬牙差互般白茬的“伤口”,仿佛在倾诉着内心的痛疼和愤怒,看上去触目惊心。换做是人,若受到这样残忍的伤害,一定会发出凄惨的哀嚎。

但它只是棵树,不能言语,也无法抗争。除了默默忍受施加于自己的冒犯和摧残,眼睁睁看着尊严被肆意践踏,其他的都无能为力。过些时日,当初的那些“伤口”也慢慢愈合,变成和树干一样的颜色,疤痕累累的躯体上再也看不出曾经发生过什么。

在忍韧和宽容上,人有时真不如草木。

即便遭遇这样的欺辱和不公,这棵树始终安之若素,不曾萎靡,顽强生长。抵御住风雨的冲涤才能存活下来,是它的本性需求。它向往的是高远的天空,不会去记恨那些“施暴者”。它的无言,即是原谅。

倚强凌弱,恐高欺低,是世上一切生物的本能,人也不例外。

无论摘花还是折枝,人们都是先从这棵树的低处能够得着的地方开始。低处的摘完了、折光了,再向高一点的枝杈转移。于是,在一年接一年的“攻城略池”中,这棵树下方的枝杈逐渐减少,树冠慢慢向上退缩,树干变得越来越颀长,看上去有点比例失调的感觉。

几年之后,人们能擎起来的最长的杆子也够不着这棵槐树最低处的枝叶了。

花开时,看着挑在高高的枝头上的诱人的槐花,一个个仰着头无奈地兴叹:真是一树好花,可惜了!语气中半带着垂涎和不甘。

这棵槐树下也再没有了以前那般热闹的场面,变得冷冷清清。人们好像已不再对它感兴趣,早把它忘记了。

这棵树,经受住了成长过程中炼狱般的磨难,以遭罹诸多苦厄、失去部分“肢体”的代价,适应了这个险恶的世界,拥有了今后的平静生活。

对于生命的理解和掌控,人,不一定比其他生灵更高明。

我心里暗暗地为它从此可以高枕无虞地享受阳光雨露而欣慰。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以文会友微信号 jmwgx2014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1
Powered by 即墨信息港 © 2003-2017 qdjim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0.0023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