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贴回复
返回列表1

查看:1969     * 贴子主题:梦中的小月河

帅哥:云水长天



积分:595
注册:2017-03-13
沟通:
Post By:2017/8/4 9:18:31
梦回小月河        一场大雨,从中午一直下到了半夜,让美丽的哈尔滨的夏天又多了一份新鲜一份油绿,更多了一份清爽。滚滚的松花江水,比前几天刚到哈尔滨的时候,似乎又宽了很多,给本来就极有灵性的江水,更添了十二分的灵性。看着欢快的在岸边休闲游览和垂钓的人们,欢快的江面上跳动着朵朵欢快的浪花。        似乎好几年都不知做梦是什么样子了呢,晚上回到宾馆竟做了一个长长的美美的梦儿,梦里,我回到了即墨,回到了小月河畔……      清粼粼的小月河水,在细细的微风里,泛起细细的波浪,依依的绿柳,给长长的宽宽的河堤遮起了一层绿绿的阴凉,河堤上那一座座红顶儿黄墙的小屋里,成了情侣们浪漫休闲的小巢儿,成了孩子们躲猫猫的小窝儿。两岸的休闲农庄采摘园里,城里来的男男女女领着老人带着孩子,欢呼雀跃地近乎侵略一般的采摘着自己喜欢的那些没有污染的蔬菜瓜果,看那架势,恨不得来上一个“日本鬼子刮胡子——普普伊骚”(统统的)的“三光政策”方可过瘾。河上垂钓的人们或坐在大柳树的阴晾儿里,悠闲的叼上那么一支小烟卷儿,或静静盘坐在河面上的一叶小船儿里,任凭灼热的阳光洒在脸上洒在身上。此时此刻,不知是谁一声朗朗的大喊:哈哈,上钩儿了!众人循着声音看过去的时候,一条金翅金鳞的鲤鱼,朴扑楞楞打破了一片静谧。傍中午的时候,不知是谁家的一大群长脖儿鹅短脖儿鸭,跩呀跩呀从河堤上拍打着翅膀下到水里,一片咯咯嘎嘎的叫声,立刻就让整条小月河沸腾了起来。垂钓的人们收起钓钩儿,认识的不认识的吆喝一声,往大柳树下面的阴晾儿里这么一凑,找几块儿砖头把小锅儿这么一支,鱼儿虾儿往锅里这么一炖,小桌儿这么一整,小凳儿这么一坐,小酒儿这么一扬脖儿咕咚一口,把一阵清凉吞进了肚儿里,把一口口火辣辣的热气儿喷薄出来,化成了满田满野的蜃气,就这么在小月河上蒸蒸腾腾。      夕阳西下的时候,小月河便成了老年人和小情侣的世界了呢。夕阳的余晖照在大地上,把小月河的水染成了一条绛红色的亮亮的镜面儿,长长的柳条儿,活像一条条少女细细的长辫,幽幽雅雅的垂到绛红色的水里,镜子一般的水儿倒映出了婀娜多姿的垂柳俊美的模样儿,不知怎的,柳树儿看着水里自己那多情的模样儿,竟含羞脉脉的笑了呢,我一愣,哦!原来是一对对情侣依偎在一条条密密总总得长辫儿里,正甜甜的说着甜甜的悄悄话儿哩!一阵很动感的音乐从对面堤上传过来,一对儿热热吻在一起的情侣吃了一惊,赶紧循着声音拿眼望去,原来是周围村儿里的老头儿老太太们,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跳起了花花绿绿的广场舞呢。小情侣相视这么俨然一笑,两双嘴儿又粘在了一起……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我是前年才知道即墨有条小月河的。当时小月河边上的湍湾西南、西北两个村儿书记巩合亮、王人福以及即墨青年企业家史修勇磋商恢复失传了四十多年湍湾紫蒜的试种过程中,邀请我回乡,为他们的湍湾紫蒜进行品牌策划,于是,在他们的引导下,我走进了美丽的小月河畔。当时的小月河由于连年干旱,痛苦地向我展示出了发逡的河床。河堤上的垂柳也是无精打采的看着我从她们的身边走过,只有那一排排红顶儿黄墙的水利设施小屋,在我的眼里还多多少少有一些浪漫和清雅。巩合亮为了保证湍湾紫蒜的生长和河两岸农作物的需求,自己掏钱雇佣挖掘机挖了几个昼夜,才在河床低下,挖出了几汪浅浅的水。        巩合亮对我说,陈老师,可惜连年干旱啊!以前咱们小月河的水,那叫一个清啊,河里的鱼一条一条都能清清楚楚数的过来呢。要是有水的话,你看你看这个环境,多么美啊!要是我们以湍湾紫蒜品牌为依托,在小月河畔打造出一个很大的小月河休闲农业观光采摘园,一年来上一个小月河观光采摘文化节,以休闲旅游拉动高端农业,以高端农业推动休闲旅游,我们湍湾的父老乡亲何愁不富的流油啊……我看着他们,知道在他们心里已经勾勒出了一幅繁荣富庶文明的社会主义新农村的蓝图,于是,我深深的点了点头:会的!        前几天家乡朋友们说连续降了好几场大雨,我想,我的小月河应该距离我梦中的景象,不远了……        下次回乡,一定要去看看小月河。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1
Powered by 即墨信息港 © 2003-2017 qdjim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0.00836 second(s)